放到桌面 添加到收藏夾
首頁 > 財經 > 中國石油股價創新低 從護盤王牌到“棄子”

中國石油股價創新低 從護盤王牌到“棄子”

2019-08-17 11:20:40 點擊: 來自:愛生活
行情圖

  證券市場紅周刊

  文/本刊特約 張俊鳴

  頂著“亞洲最賺錢公司”和“股神”巴菲特的光環風光上市,中石油A股亮相近12年卻成為投資者財富的毀滅者,上市以來累計蒸發市值超過7.2萬億,盡管這一數值是以總市值的減量計算,而中石油扣除大股東持有的部分,實際流通的市值占比較低,給二級市場投資者造成的損失并沒有這么夸張,但A股上市以來最大跌幅超過8成,本周復權價更是一度擊穿2013年的歷史最低點,成為了無數投資者尤其是長線投資者的傷心地。中石油的長熊走勢,讓二級市場沒有贏家,留下了極其深刻的投資教訓,值得市場各方仔細回味。

  “三高”上市,泡沫破滅的結局早已注定

  作為中國首只總市值破萬億美元的上市公司,中石油某種程度上代表著12年前大盤指標股泡沫的頂峰。在其上市前半個月,上證指數創下的6124點歷史巔峰,12年過去仍未超越,目前甚至連一半都不到。這其中,中石油蒸發的數萬億市值無疑“功勞”不小,也成為上證指數無可爭議的“拖油瓶”。雖然6124點并非中石油上市所鑄就,但其將大盤指標股的泡沫吹向極致直至破滅卻是不爭的事實。

  中石油高開低走的“長熊”走勢,和公司在A股上市時的“三高”不無關系。第一高是估值高,上市首日動態市盈率超過60倍;第二高是市值高,“A+H”總市值超過1.1萬億美元,是當時美國石油巨頭埃克森美孚石油公司的2倍多;第三高是周期高,也就是在行業巔峰時期上市,當時全球正處于高油價時期,國際油價一度超過140美元/桶,而現在只有不到一半。“三高”之下,決定了中石油上市時股價泡沫巨大,加上“船大難掉頭”,也沒有并購重組帶來想象空間的可能,只能用股價不斷向下來完成估值的回歸。事實上,提前A股4年和中石油結緣的“股神”巴菲特,早在中石油A股上市前兩個月便清倉所有持股,套現200億元港幣,對應的減持價格集中在11-13元港幣。A股投資者敢以超過數倍的價格,買入“股神”巴菲特清倉式減持的中石油,無疑是一場集體追高的博傻投機,付出慘痛的代價也是早已注定的結局。

  權重不斷降低:從護盤王牌到“棄子”

  中石油上市時,另一家大盤指標股工商銀行的市盈率也一度突破50倍,估值不可謂不高,但目前股價復權之后和當時的高點十分接近,二者的差別就在于業績的變動。工行能夠用盈利增長來抵御估值下行,而中石油在2018年凈利潤只有2007年的40%,只能面對“雙殺”的結局,其中行業景氣度的差異有至關重要的因素。

  而中石油行業基本面由盛轉衰,也讓其一度充當“護盤王牌”一再失靈。2010年“光棍節”中石油突發性沖擊漲停,成為市場多數個股跳水和指數波段見頂的起點,讓“兩油一挺、大盤見頂”成為市場熟知的魔咒。背后的根本性原因,正是中石油缺乏基本面支持的上漲,不可避免帶來市場對“拉大出小”的擔憂。而隨著新的指標股的上市以及部分白馬股的茁壯成長,中石油在指數中的權重不斷下降。Wind數據顯示,從2007年11月19日至今,中石油在滬深300指數的權重,從1.89%下降到0.42%,不到2010年上市的海康威視的一半;同期,中石油在上證指數的權重,也從23.48%下降到3.20%,影響力逐漸式微。從“護盤王牌”到“棄子”,中石油目前雖已破凈但無論是市盈率、市凈率還是股息率,相比同行業的中石化和在港上市的H股,仍有高估之嫌。

  回歸均衡,擴大融券防價格畸高

  中石油上市首日開盤價比發行價上漲近兩倍,這樣的“炒新”熱情一直延續到了現在,本周科創板上市的微芯生物上市首日漲幅一度超過500%就是最好的例證。而這樣的過度炒作,很大程度上源于流通股的比例較低,中石油A股IPO發行40億股,僅占總股本1830億股的2.19%。在當時缺乏融券等做空機制的情況下,股價過度高開形成的泡沫,實際上給投資者帶來更大的損失。目前科創板在新股上市首日即納入“兩融”,并提供了較多的券源,部分個股的融券余額甚至超過了融資余額,這些都是有利于減少A股泡沫的有益探索。未來如果能將融券的探索完善并擴大到所有A股,對于防范新股價格畸高,減少泡沫將有明顯的作用。

  無論是對市場管理者還是投資者來說,中石油的長熊走勢都是教訓深刻的警鐘。投資者需要保持冷靜的頭腦,拒絕與狂熱為伍,尋找真正具有長線投資價值的品種。管理者也需要從實際出發,不斷探索股價快速回歸均衡,減少泡沫生成的機制,讓更多的投資者能夠從長線投資中獲益,促進引導儲蓄向股權投資的戰略目標實現。

免責聲明:本站提供的內容均源自自媒體,版權歸原作者所有,轉載請聯系原作者并獲許可。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場。若內容涉及投資建議,僅供參考勿作為投資依據。投資有風險,入市需謹慎。

分享到:
相關閱讀
文章評論 · 所有評論
評論請遵守當地法律法規
Copyright © 2018-2020 熱點新聞網版權所有 侵權必究.
免責聲明:以上所展示的信息由企業自行提供,內容的真實性、準確性和合法性由發布企業負責, 熱點新聞網 對此不承擔責任.
牛逼彩票 乌海市 | 若羌县 | 呼伦贝尔市 | 都兰县 | 左贡县 | 东宁县 | 辽阳市 | 喜德县 | 闽清县 | 周口市 | 惠来县 | 宁海县 | 徐水县 | 丰宁 | 彩票 | 财经 | 武清区 | 四川省 | 黔东 | 洪湖市 | 星座 | 安图县 | 西丰县 | 屏东市 | 古浪县 | 长阳 | 衢州市 | 临泉县 | 吉安县 | 景宁 | 德令哈市 | 渭南市 | 天气 | 祥云县 | 社会 | 新乐市 | 亳州市 | 增城市 | 霍林郭勒市 | 涿州市 | 株洲县 | 廉江市 | 永德县 | 阿拉善右旗 | 密云县 | 清涧县 | 鄢陵县 | 黎城县 | 荔波县 | 伊金霍洛旗 | 武隆县 | 加查县 | 大渡口区 | 凭祥市 | 麦盖提县 | 宁津县 | 茌平县 | 岳西县 | 来安县 | 称多县 | 万载县 | 泽州县 | 盐池县 | 韶山市 | 昭苏县 | 红桥区 | 肇东市 | 岑溪市 | 临泽县 | 明星 | 大竹县 | 南开区 | 星座 | 蒙阴县 | 周口市 | 秦皇岛市 | 玉龙 | 乌兰浩特市 | 高平市 | 莎车县 | 金山区 | 叙永县 | 孝义市 | 白河县 | 本溪 | 长沙县 | 伊宁县 | 普兰店市 | 沧州市 | 淅川县 | 德州市 | 宿迁市 | 黄浦区 | 库尔勒市 | 江达县 | 重庆市 | 临沂市 | 久治县 | 延川县 | 永川市 | 龙井市 | 城步 | 民乐县 | 凌源市 | 凤城市 | 德化县 | 米脂县 | 基隆市 | 平顶山市 | 天津市 | 健康 | 霍山县 | 静乐县 | 集安市 | 象山县 | 克拉玛依市 | 白玉县 | 洞头县 | 中江县 | 渭源县 | 靖安县 | 拉萨市 | 平原县 | 梧州市 | 隆回县 | 平南县 | 贺州市 | 开化县 | 哈密市 | 平度市 | 商都县 | 安塞县 | 来安县 | 搜索 | 无为县 | 兴文县 | 扎鲁特旗 | 岑溪市 | 廊坊市 | 许昌市 | 内黄县 | 新建县 | 六枝特区 | 韶山市 | 来凤县 | 丽江市 | 孟村 | 济源市 | 乐平市 | 建湖县 | 鱼台县 | 青岛市 | 阿勒泰市 | 土默特右旗 | 温宿县 | 阜城县 | 临颍县 | 古浪县 | 孝义市 | 临西县 | 塔城市 | 青铜峡市 | 普兰县 | 平昌县 | 杭州市 | 葵青区 | 临澧县 | 锦州市 | 雷山县 | 宝鸡市 | 莱州市 | 开江县 | 台江县 | 本溪 | 苏尼特左旗 | 青海省 | 五原县 | 永春县 | 罗源县 | 兴和县 | 天水市 | 历史 | 萨迦县 | 越西县 | 海宁市 | 普定县 | 隆安县 | 深泽县 | 南京市 | 资中县 | 绥棱县 | 远安县 | 枣阳市 | 龙门县 | 新竹市 | 盐山县 | 巨鹿县 | 三河市 | 行唐县 | 五家渠市 | 高州市 | 南靖县 | 页游 | 上高县 | 区。 | 汾阳市 | 蒲江县 | 杨浦区 | 凤台县 | 韶山市 | 浦县 | 武陟县 | 天长市 | 鄂托克旗 | 乌拉特后旗 | 杭锦旗 | 武安市 | 宜良县 | 泰和县 | 佛坪县 | 富裕县 | 水富县 | 扎赉特旗 | 常宁市 | 盘锦市 | 长泰县 | 理塘县 | 高台县 | 武邑县 | 乌兰察布市 | 万盛区 | 潮州市 | 新乡市 | 五大连池市 | 闽清县 | 遵化市 | 兰坪 | 如皋市 | 珲春市 | 青海省 | 新乡市 | 新晃 | 浦城县 | 湟源县 | 武义县 | 双牌县 | 台江县 | 九龙县 | 松潘县 | 上高县 | 白山市 |